<tt id="nmkcz"><li id="nmkcz"><var id="nmkcz"></var></li></tt><source id="nmkcz"></source>
  1. <tt id="nmkcz"><noscript id="nmkcz"><samp id="nmkcz"></samp></noscript></tt>
    <address id="nmkcz"><dfn id="nmkcz"><ins id="nmkcz"></ins></dfn></address><cite id="nmkcz"></cite>
      1. <cite id="nmkcz"></cite>
        <cite id="nmkcz"><span id="nmkcz"></span></cite>
        <cite id="nmkcz"></cite>
        <cite id="nmkcz"></cite>

        1.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晚飯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09日

             ◎尹向東

             姐姐和籃球小子羅剛的戀愛就這樣開始了,羅剛每天都磨蹭到最后才走出學校,看見宋瑜,他照樣臉紅,照樣拿手搔大腿。他們一前一后穿越了康定城,要分手才彼此道聲別。

             在那些我和姐姐呆坐在門前石凳上看暮色一點點吞沒我們視線的時刻,姐姐拍著我的頭興奮地說羅剛那時候還只是個不更事的孩子,像你一樣,他特別怕羞,羞了就搔腿。實際上宋瑜很快厭倦了她的初戀,每天相隔一段距離走,然后道別,等第二天繼續這樣。最致命的還是籃球,他看見宋瑜的身影了,就像一個木頭樁那樣立在球場上,拿了球他也再沒有精彩的表演,他笨拙地想把球投好一點,投出去時,力量不是大了就是太小。姐姐終于失去興趣,她開始討厭他,討厭他的木納和平庸,他搔腿的動作讓她忍無可忍,她說羅剛,你能不能不去搔那腿。羅剛點著頭說好,搔腿的動作更大了。“我就是因為他老愛搔腿,才不和他好的。”姐姐最后這樣說。

             

             中秋之后街上果然貼出紡織廠招工的告示,宋瑜拿著戶口去報了名。不久,她被順利錄入紡織廠工作。父親感慨地說:“這個社會,啥事都得靠點關系才行。”母親不以為然地說:“紡織廠招了二十多名女工,有沒有你這層關系宋瑜大概都去得了呢。”父親說:“瞧你這人,事前你咋不這樣說。”

             宋瑜有了工作,一家人都高興。她雖然不太滿意這單位,剛剛擁有工作的新鮮感還是讓她非常開心,她還為與母親和諧相處做出了努力。之前我們一點也不知道她自從中秋之夜吵過架以后一直試圖擺脫與高老三的關系,直到那個下午,我們認為宋瑜照例不會回家來,我和父母坐在飯桌邊,父母親那時候正談論著她。

             “這女子,只要不和高老三一起,我們一家人就好過了。”母親說。

             “牛脾氣,像你一樣。”父親說。

             “儲蓄所分來一個年青的小伙子,叫孫偉,省銀行學校才畢業,老老實實本本分分一個人,我尋思著他要和宋瑜能好,就太好了。”

             “你別多事啊,年青人的事硬來是不行的。你還是年青過嘛。”

             “不硬來她就和高老三好你咋辦?”母親說。

             正談著,門被猛地敲響,我跑去開了門,鄰居趙大娘喘著氣進了門說:“你們還吃得下飯,宋瑜在外面提著菜刀要砍人,你們還吃飯。”

             父母親幾乎同時丟下碗問:“在哪里?宋瑜在哪里?”

             “大禮堂。”趙大娘說。

             父母親瘋跑起來,我也跟在后面。聽趙大娘大聲說:“你個小孩子去干啥,不要家了啊,喂……”聲音越飄越遠。

             我遠遠看見大禮堂廣場上聚集了許多人,這是康定人的習慣,屁大一點事情都愛圍著看,湊個熱鬧。我的心狂跳著,快要蹦出胸口,跑累了,也嚇著了。我喘著氣不停地跑,我看見父母親的身影越來越遠,他們最終融入到那一堆人里。我在人群外看不清里面發生了什么事,大概有近百人圍著呢,我弓著腰刨開或緊或松的人腿,有一瞬間,兩條腿卡住了我的脖子,我快喘不過氣來,拼命敲打那腿,好不容易擠進去。見人群圍住一個籃球架,我姐姐就站在籃球架下,一手持把菜刀,一手撐腰,持刀的手高高揚著,直指籃球架上。高老三騎在籃球架頂端,他那天穿了一條格子花的喇叭褲,上身一件皮夾克,皮夾克后背下擺處被刀劈開了,破旗一樣隨風飄動,好在沒傷著肉。

            “有種你下來,你下來啊。”我姐姐說,她滿臉通紅。

             狼狽的高老三不敢再激怒我姐姐,他只指著圍觀的人罵:“滾,你們全部滾,有啥看的,小心我以后找你們麻煩。”

             高老三罵一句圍觀的人就哈哈笑起來,有人對剛來的人講:“這女孩子厲害,他們吵不到兩句,她就沖到餐館里提把菜刀出來,高老三還以為她不敢怎樣,見她撲過來,才撒腿跑,那一刀好危險,再慢一秒都被砍了,橫行霸道的高老三動作倒快,猴子一樣就躥到籃球架上去了。真是玩命的遇上不要命的了。”

             “高老三也有怕的時候。”

             “該,就該被這樣嚇嚇。”

             這個圓型的場地讓我想到姐姐講過不少次的小學二年級,只不過那一段把我逗樂了,現在看見她拿刀的樣子,我說不出心里的滋味,有一種自豪也有一種心痛,好多東西糾纏起來,讓我的眼淚滾滾而下。

             我父親沉默地站在宋瑜身邊,我母親拉著她拿刀的手說:“瑜兒,把刀給我,快把刀給我。”

             宋瑜對母親的勸告毫無反應,持刀的手還是高揚著。人越聚越多。

             “你放了刀啊。”母親惱火地說,“你看你弟弟,你弟弟都哭了。”

             宋瑜回過頭看我,她看見我滿臉熱淚地站在人腿間,那只高揚得僵硬的手緩緩放了下來。

             回到家里,母親說:“你咋拿刀砍人,砍了他你要坐牢的。”

        2. 上一篇:在雪山和城市的邊緣行走
        3. 下一篇:茶馬古道博物館誕生記

        4.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