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nmkcz"><li id="nmkcz"><var id="nmkcz"></var></li></tt><source id="nmkcz"></source>
  1. <tt id="nmkcz"><noscript id="nmkcz"><samp id="nmkcz"></samp></noscript></tt>
    <address id="nmkcz"><dfn id="nmkcz"><ins id="nmkcz"></ins></dfn></address><cite id="nmkcz"></cite>
      1. <cite id="nmkcz"></cite>
        <cite id="nmkcz"><span id="nmkcz"></span></cite>
        <cite id="nmkcz"></cite>
        <cite id="nmkcz"></cite>

        1.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青山不老康巴情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12日

             ◎蔡虹

             川藏線上的康巴高原,以瑰麗奇特的自然風光吸引著全世界的背包客。

          那里有世界上最純凈的雪山草地;那里有夢幻中的五彩云霞;那里有鬼斧神工的奇山峻嶺。可是這塊神奇的地方,在物資貧乏交通不便的過去,卻以偏遠高寒艱苦著稱。

             說起甘孜州,那就是天高地遠苦寒無邊的概念。

             沒有在此地生活過的人,不了解什么叫艱苦閉塞。而在此地工作生活的人們,了解它,卻甘之若飴。

             也許就是那句話: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正是當年高原的苦寒閉塞,陶冶出康巴人單純如火的情懷,淬煉出康巴人堅韌如鋼的品質,給與他們憧憬美好明天和敢于追逐夢想的豐富人生。曾經在這塊土地上工作奮斗了一輩子的人們,忘不了當年的歲月,他們始終魂牽夢縈康巴高原,直到老了,靠回憶活著,他們開口就是甘孜州,閉口都說康定如何如何好。

             老人叫王德華,從康巴高原上的康定甘孜州醫院退休后,常年居住在成都。另一位老人叫高玉琴,從康巴高原上的康定縣農業銀行姑咱營業所退休后,長年居住在德陽,這個夏天,二位老媽媽在鎣華山避暑相會了,兒女們笑稱她倆是二四方面軍甘孜會師了。

             兩位老人都在風雪高原工作了一輩子,退休了才回到內地。王德華從事醫務工作,高玉琴從事銀行會計工作,她倆本是風雪高原上兩根不相交的平行線,今生既沒有工作上的交集,也沒有生活上的鄰里守望,要不是兒女親家,她倆不會有今生今世2020之夏的鎣華山相聚的。

             恰巧她倆的兒女們都曾在康巴高原工作,恰巧她倆成了兒女親家,于是有了相聚的緣分。有康巴高原上她倆熟悉的康定跑馬溜溜的山,有她倆熟悉的滔滔的折多河,大渡河,于是樹老根多,人老話多,老人相聚,汨汨涌出的是她們曾經朝夕共度的康巴高原的人和事,是那些讓她們魂牽夢繞的高原情景。

             在鎣華山的松風清嵐中,聽她倆的交談,聽她們講過去的事,我的思緒立即拉回到康定跑馬山下,回到姑咱大渡河畔。不禁想起那首小時候唱的兒歌,“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旁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高孃孃的開頭是微笑中帶著贊美說起的,“王孃,你年輕時好漂亮喲。那時你家陳鉉在瀘定縣當縣委書記哇?”

             王孃的應答很謙虛:“人年輕都漂亮哦。你那時候,臉圓溜溜的,頭發長長的,也漂亮喲。”

             “1951年,州醫院調我去瀘定衛生所籌建縣醫院,我是司藥兼財會。那時,陳鉉是縣政府秘書兼縣財政科長,管瀘定縣財政撥錢撥款審核工作,我常常去找他。就熟悉了,他追求的我喔。”

             “2006年,我去瀘定橋旅游,過橋要收我十元錢過橋費,說當地人免費,我說,把你們縣長陳德云找來,收我的錢,我1951年就來建設瀘定了。你們在哪里喲?哼,收我的錢,沒有道理。他們沒有話可說了。”末了,王孃又從鼻孔里蹦出個:“哼!”甘孜州的元老級別建設者,對小年輕很不滿意。

             甘孜州的老話題一拉開,就象大渡河水一樣奔流不息。王孃的回憶之舟啟封遠航了。

             “我們是五十年代中期,從瀘定調去九龍的。陳鉉在九龍當了8年縣委書記。我在縣政府當文教衛生科長。”

             “那時候,九龍不通車喔,騎馬要走幾天幾夜。為了工作需要,我把兩個娃娃送到成都的二姐家。大的娃娃陳波5歲,送到成都耀華幼兒園全托。小的娃娃陳濤2歲,白天找人看守,晚上跟我媽睡。第二年,我從九龍縣去成都省衛生廳開會。到二姐家看娃娃。陳濤已經不認得我了,說,你不是我媽媽,我媽媽在九龍,看著娃娃怕我,我心里好難受啊!但九龍太艱苦了,不想讓娃娃拖累大家。”

             “六十年代初期,生活困難了,我們牽掛著內地的孩子,想方設法帶東西去成都。洋芋,鋼炭,柴火,風干雞。二姐來信說,還是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那時候,一塊點心,五塊錢,還要批條子才能買得到。工資低的,一月就十多元錢。你想哦,生活好困難喔。我和陳鉉趕緊從九龍趕到康定,又從康定趕到成都,接兩個娃娃去九龍。我們在康定雇了4匹馱馬,開始準備用馬馱子馱娃娃,馬的兩邊掛竹筐,一邊馱一個娃娃。但陳濤太小了,兩個娃娃不一樣重,馬馱不起。于是,陳鉉騎馬背陳濤去九龍。路上走了6天,每天晚上搭帳篷住宿。第二天清晨收起帳篷又出發。陳濤那時候太小了,天天在馬背上只見山,見不到人煙,就問他爸爸,爸爸,好久才看得到房子嘛。他想的是,看到房子就到家了。路上,陳鉉騎的馬過一溝坎時,馬見雪豬子(旱獺)受驚了騰空揚起,接著馬失前蹄跌倒,兩父子摔下馬去,還好,陳濤沒傷著,他爸爸手指撐地摔彎了。幾十年后至死手指都是彎的。”

             “困難年代里,偏僻的九龍變成了好地方了喔。那時候,康定的人最喜歡去九龍了。路上騎馬走幾天幾夜都愿意。九龍的蓮花白,蘿卜是高原特色,一個有二三十斤重。困難年代的好東西喔,他們回康定都是要帶回去的。”

             “那時候,九龍當地的條件差得很。鄉里的文衛干部,老師們來九龍縣里辦事。晚上街上是沒有餐飲的。出錢也找不著吃的。他們來我家。我給他們炒飯吃。陳國鳳老師生娃兒,一個雞蛋也沒有,我找貧下中農買好雞蛋,給她送過去。春節,老師們來縣城,我煮湯圓給他們吃,但一個人只能吃4個湯圓,我沒有多的,大家只能嘗嘗,過個節,不能管飽了。縣城旁邊有一個姓宋的貧農家,連鍋兒也沒有,我就把灶上的鐵鍋提起送給他家了。”

             王孃的回憶,也引出高孃的回憶。“是啊是啊。那些年,我們都以工作為重,顧不了娃娃。”

             “我是1954年年初在康定農業銀行結的婚,年尾生的娃娃。蔡位在康定農業銀行上班,我一個人回他們老家萬縣市生娃娃。我那時19歲,挺著個大肚子,從康定翻二郎山經過雅安到成都,走了兩天。在成都住著買火車票去重慶。那時候,火車快車票還不好買。到重慶又住了下來,去重慶朝天門碼頭輪船公司買去萬縣市的船票。一路上緊趕慢趕,走了一個星期,才回到萬縣市。在萬縣市紅十字醫院生下蔡虹,還沒滿月,假期快到了,又往康定趕。”

             “1958年,我又一個人趕回去生老二。蔡位要上班的嘛。老大蔡虹運氣還好,請了楊奶媽。楊奶媽生了個男孩死掉了,她把蔡虹當親娃娃奶,蔡虹吃奶吃了一歲多。她弟娃蔡劍造孽,只吃了幾個月的奶,奶媽想娃娃走了,蔡劍只有吃米糊糊。我生了老大,隔了4年又回去生老二,蔡虹那時候4歲了,不認識我這個媽媽,爺爺奶奶讓她喊媽媽,她瞪我,不喊。還說,把床上那個弟弟拖下來。我回到康定想娃娃,看到照片就哭。”

             “六十年代初,生活困難了。爺爺來信說,蔡劍才2歲,天天喊,飯,飯,我要吃飯。我們馬上兌路費,讓爺爺把兩個娃娃帶到姑咱來。”

             “姑咱比內地強,我們在姑咱銀行營業所,可以開荒種點蔬菜,找老鄉買點代食品。那時候,我們在廚房里養兔子。半夜里,母兔子下兔崽崽,我和蔡位打電筒照著守在旁邊。怕母兔子壓死小兔崽子。”

             “后來爺爺回萬縣市,就帶了一對兔子回去。蔡位的妹妹結婚,就靠這對兔子辦的婚宴。”

             “那個困難年代,幸好我們在姑咱,姑咱農行營業所管折多山以東地區的信貿和資金調配,舍聯,江嘴,孔玉,金湯的信用社也管,兩個區的區鄉干部和信用社會計都熟。買點洋芋紅苕,總算不缺吃的。三年困難時期過了。我們又把娃娃送回內地了。”

             老人擇菜,又擺開了另一個龍門陣。王孃說:“高孃,楊靜明是你們大邑文彩中學的同學哇?”

             高孃問:“你咋個認識楊靜明呢?”

             王孃說:“她說她和你是文彩中學的同學哦。她寫文章寫得好。她還在雅安干部學校學習過,懂藏文。她家老爸是丹巴縣縣長哦。她當過丹巴縣民政局局長。”

             “八十年代初,成都一兩百甘孜州退休干部聯誼會,要求恢復被取消掉的高原高寒補貼費,大家叫高原高寒補貼是吹風費。楊靜明是頭頭哦。她在丹巴民政局當過局長,很有能力的。記得領頭的還有甘孜州文工團的向陽,甘孜報社的張天水。他們寫了要求恢復高原高寒補貼的報告,來找陳鉉。陳鉉那時在甘孜州人大任副主任,主持工作。身體已經不行了,還發著高燒,住在醫院里。陳鉉帶病看了他們的材料,向上面打了報告。后來,甘孜州退休干部的高寒補貼恢復了。陳鉉是做了好事的。”

             “楊靜明現在也是九十多歲了。她住在溫江養老院,她打電話給我,說想我們,叫我們去看他。我們也是老人咯,來不了啰。”

             王孃又提起了一個熟人:“高孃,梅俊懷說他認識你家蔡位哦。”

             高孃說:“認識認識。梅俊懷和蔡位耍得好。我以前不認得梅老師。和蔡位結婚后,蔡位經常引我去他家耍。后來我們調到姑咱工作了,我們去康定,要去他家耍的。他愛人賢惠得很。后來,聽說他愛人過世了,他和州醫院護士高夢云結婚了。高夢云以前的愛人肖世海我們也認識。肖世海是康定縣委宣傳部部長的嘛。可惜了。”

             王孃現在積極參加甘孜州醫院退休人員聚會,常見到梅俊懷,對梅俊懷贊不絕口:“梅俊懷會寫會畫會做詩,是個有本事的人喲,康定的文化名人。跟我們州醫院護士高夢云結婚后,過得好哦,兩家兒女都支持。現在我們州醫院退休人員半個月聚會一次,梅老師每次都陪高夢云來參加。他脾氣好得很,整天笑呵呵的。快百歲的人咯,身體好得很………”

             兩位媽媽敘敘叨叨像山間溪水潺潺流淌。

             我的思緒已經開了小差了。

             我和我先生的父親都是在甘孜州退休的,也仙逝多年了。遺憾他們不能享受鎣華山的美麗風景。

             我父親生前老說,在甘孜州掙了點工資,全花在養兒女和父母,及來來往看望父母子女的交通路費上了。沒存下一點錢。以前,我認為讓孩子接受內地更好的教育非常重要,我們也可以騰出時間搞好工作,就把孩子放在內地的爺爺奶奶身邊。但遺憾的是,錯過了和孩子相處最親近的機會。老了才明白。

             父親很遺憾。我也很遺憾。我對父母一直很理性,不會像小我20歲,在父母身邊長大的妹妹那般親密無間。當父親拍照把手放我肩上時,我馬上躲開了。后來,父親訕訕的一直與我保持距離感。這種疏離感一直陪著父親離開人世。

             我接觸過好些在內地長大的甘孜州的孩子,發現他們和我有著一樣的共同的情感歷程。由于我們的童年很孤獨,我們和父母親熱不起來。套用現在流行的話說,甘孜州的部分藏漢干部把孩子留在內地,留守兒童問題一直都存在著。也許這就是他們建設甘孜州付出的代價吧。

             今年是甘孜州建州70周年。

             70年,甘孜州有了翻天覆地的巨變。

             今天的甘孜州首府——康定美不勝收。

             高山由微塵而壘,江河從涓滴匯聚,恢弘的史詩總是由無數的微塵細節個體組成的。我們和我們的父母化身其中,這是我們的榮幸。也是我們的驕傲!

             近幾年來,我和我先生做過最奢侈的事,是花了十多萬元錢,在鎣華山置屋,且花時間陪兩位母親定居山中避暑。

             母親養我們小。我們陪母親慢慢變老。

             在奉母之時,我希望能補上我欠父親的那份情。

             每天的太陽都是新的,從鎣華山連綿的青山中升起。清涼的山風中,我們享受著天倫之樂福。世上最浪漫的事,予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謝兩位老母親,讓我們有了老之將至的浪漫,成全了青山不老康巴情的傳奇。

        2. 上一篇:情歌
        3. 下一篇:沒有了

        4.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